吉枝糖浆

狛日❤️吉最❤️
不吃逆!(。ò ∀ ó。)/❤️
创吹√最原吹√吉厨√狛枝厨√
创哥强无敌!狛枝真可爱!
最原强无敌!小吉真可爱!
↑大概就是这样↑
(⑉°з°)-❤️
沉迷王者农药无法自拔,最近无产出……
张良真是太可爱了!❤️

【吉最】谎言与玩偶

*观v3后的自我治愈之作,无刀,俩心机boy超高校级的双向暗恋故事。

*含凡阴。

*私设:包括但不限于死亡红鲑团。

*与《谎言与玩偶》歌曲、舞蹈无关,借用标题。

*ooc预警。

==================

“唔噗……唔噗噗噗噗噗……

“哎呀……虽然说出来挺不符合我的本意的,而且这种话也实在很羞耻……

“把你们聚集在才囚学院,我的目的啊,是要你们相亲相爱哦!

“请挑一个喜欢的方式,选一个喜欢的对象,在接下来的十天内使出浑身解数攻略Ta,让Ta深深地爱上你吧!

“当然,你若是想要开后宫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十天过后,没人爱的孩子,可是会被【处刑】的哦!

“就是那个你们所有人都熟悉并期待已久的【处刑】,这是可是我不断争取后大家才同意给你们的一点小小补偿。

“努力成为被所有人讨厌的人吧!”

===

——说实话,我对那个【处刑】还挺在意的。

——那么,要尝试一下吗?

===

“最原酱,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早饭过后,王马小吉神神秘秘地将最原终一拉到自己房间里,一关上房门就兴奋地宣布道。

“唉,是这样的吗?”最原终一尽管知道这一句话一定是谎言,却不知为何有点儿微妙的期待。

“嗯,没错,我最喜欢最原酱啦!”王马小吉拉住最原终一的手,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房间内树立起的白板前,指着上面的涂鸦说:“你看,你的头像被我画在了最中间,旁边还画了许多小心心呢!”

“……”他是要把这个作为言弹来赞成他自己的谎言吗?

王马小吉没有在意最原终一的沉默,依然兴高采烈地向最原终一介绍起房间里的其他东西:

“看我的床上,那是最原酱的等身抱枕哦!”

“……”哪来的?

“堆在那里的箱子里,全是我收集的最原酱的贴身衣物!”

“……”不会是真的吧?

“垃圾桶里的纸团,包裹着的是我思慕最原酱而留下的纯白眼泪!”

“王马君,请不要模仿入间同学!”

…………

'“综上所述,我最喜欢最原酱了!”王马小吉伸出一根手指放在面前,郑重其事地宣布到,“所以,最原酱,无论如何也要喜欢上我哦!”

“王马君,不要自欺欺人了。”最原终一很无奈地说,“而且,这两件事,并不能构成因果关系吧。”

“最原酱,你……”王马小吉露出受伤的表情,然后突然开始嚎啕大哭,“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最讨厌最原酱了!”

“王马君……”

“哼,这样哭出来我被暗恋对象拒绝而变得支离破碎的心才稍稍好过了一点。”

“……”

“呐,最原酱,如果你不答应的话……”王马小吉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我也许会死掉哦。不是夸张,是真正地从心到身都在精神和物理层面消失不见。

“你看,像我这种骗子,怎么会有别人喜欢呢?

“我不觉得黑白熊所说的【处刑】只是个玩笑,时间一到,没人爱的我就只好带着对最原酱的无尽爱意凄凄惨惨地死掉了——当然这也算是个不无聊的结局了。

“呐,最原酱,答应我吧。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善良的人,不是吗?”

“但是……”

“嘘,我也知道啊。”王马小吉将食指抵在最原终一的唇上,“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结局如何?最原酱,动用你‘超高校级的侦探’的才能,努力挖掘我身上能让你陷入疯狂爱恋的地方,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吧?”

——的确如此。

最原终一后退一步,避开王马小吉的手指,“我答应了,王马君。”

“不要说的那么勉强,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又不是我逼你的。也许事实正好相反,要不是最原酱寡廉鲜耻地哭着请求和我交往,我也不会义薄云天地同意这种损己利人的事。”王马小吉收回了手,略带遗憾地说。

“这大概是王马君的脑内妄想吧?”最原终一毫不留情地点出了真相。

“呢嘻嘻,谁知道呢。反正我呀,真是最不擅长拒绝最原酱的请求了。”

“应该反过来说才对吧……”

“好啦好啦,最原酱不要害羞啦,赶紧回去庆祝一番,”王马小吉像是怕最原终一反悔一样,把他推搡出了房间,“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和超高校级的总统拥有令人脸红心跳的超友谊关系啊!”

——我果然还是很不了解王马君。

——那么王马君,对我又有多少了解呢?

===

约定好的十天过去了,大家又一次聚集在体育馆内。黑白熊坐在体育馆的演讲台上,一脸失落地宣布到,“很遗憾地告诉你们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有一个人,没有获得毕业的资格。太可怜了,居然真的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爱他啊!”黑白熊说着说着就拿出了一张手帕假装在擦眼泪。

“嘛,不用猜了,肯定是最原酱哦!”王马小吉双手背在脑后,一脸笃定地说。

“王马同学,你和最原同学不是情侣吗?”Kibo非常疑惑地问道。

“机器人果然只是机器人啊,再怎么样也完全无法理解人的思维。”王马小吉摊开了一只手一脸嫌弃地说道,“就是因为是情侣,最原酱才被我缠得没有时间去刷别人的好感度。而我作为他唯一一个可攻略的人物,只不过单纯地在玩弄他的感情以取乐而已。嗯,这果然是邪恶的总统王马小吉会干出来的事!”

“你这混蛋……”春川魔姬身后已经出现了一大片黑雾,好像下一秒就会行动起来把王马小吉变成葡萄芬达味的小吉酱。

“呜啊,好可怕!”王马小吉躲到了从刚才开始就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的最原终一身后,“最原酱,快原谅我吧,否则我就要真的被杀死了!”

——这本是一场按部就班的无聊戏剧,但是似乎出现了变数。

——对此惊讶吗?

——对此恼怒吗?

——对此……喜悦吗?

——不对,变数是在一开始就存在的。

“我不会怪你的,王马君。”最原终一终于开口,“本来,你就没有做错什么。”

“咦?男死之间也有这种八点档电视味的感情吗?”

“神告诉安吉,最原君已经有了当下一任圣母的潜质了。”

王马小吉从背后环抱住最原终一,头埋在他的后背中,声音闷闷的,“果然,最原酱最喜欢我了!”

最原终一侧过头,看着王马小吉翘起的紫色发梢,轻声说道:“王马君,请告诉我,你是谁吧。”

“呐,我是王马小吉。”王马小吉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最原终一熟悉的微笑,“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哦!”

最原终一很认真地注视着王马小吉的眼睛,好像第一天发现那双紫眸是如此的清亮。过了许久,他才转头望向演讲台上被众人遗忘的可怜校长,冷静地说:“黑白熊,你可以继续了。”

“终一,你……”百田解斗欲言又止。

“没有关系,我不会有事的。”最原终一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而且,没有人会出事。”

“包括我吗?”王马小吉很少见地严肃起来,他松开环抱住最原终一的手,走到了最原终一的身侧,望向黑白熊,似乎透过它在看一些别的东西,“我可是最怕死的,无论如何也不想死掉!”

“……对不起。”

“我不会怪你的,最原酱。本来,就是我自愿的。”

“……”

“喂,够了吧?你们要把我无视到什么时候!”黑白熊发火了,举起双手大喊,“我宣布,没能毕业的人——

“——就是本校长啦!”

“唉?”

“切……”

“呢嘻嘻,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呢!”

“不过,黑白熊你不能算人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黑白熊不知到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扇子,悠闲地扇着风,“校长真是个苦差事!永远也毕不了业!永远也退不了休!就算被人骂过气也要忍着眼泪做下去!好不容易给心爱的学生们准备了一份礼物,却没有人想要——”

“谁会想要被【处刑】啊!”

“——还真有人想要哦,可惜找的队友完全不可靠,连自己的感情都管不住,真是太差劲了!”黑白熊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等你们出去后,肯定会后悔没有把握住获得这件礼物的机会。”

“毕竟,这才是你们来到才囚学院的真正目的嘛!”

===

“'最原君,这次没有完成你的心愿,真的很抱歉。”

“……”

“下次,我们再一起报名《弹丸论破54》吧!”

“……”

“最原君?”

“……你是谁?”

““我是王马小吉啊。”

“……”

“也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哦!”

“……”

“……”

“真是太好了,王马君。”

===

弹丸论破的故事还在继续。

但是他们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银幕中。

===

The End

ps:结尾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再参加弹丸论破系列节目,不是死了啊!ヘ(;´Д`ヘ)

===

【Before Story】

“最原君……这东西真的有效吗?”

“你是在质疑我吗,小吉酱?连第二人格都是以我为原型设计的、疯狂地迷恋着我的你,也学会质疑我了吗?”

“……”你的第二人格也是以我为原型设计的啊。

“等到节目组开始洗去我们记忆的时候它的作用就会出现了。虽然不一定能保留记忆,但是人格融合还是没有问题的。”

“最原君真了不起呢,这种东西都能发明出来。”

“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们没有被选中参加《弹丸论破53》,只能去这种打着弹丸论破旗号的无聊恋爱节目。”

“……”

“不过,幸好这一期把处刑当做奖励,真是太美妙了!节目开始后,小吉酱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阻止别人喜欢上我哦!”

“当然了。”我也会用尽一切办法阻止我自己,哪怕是自欺欺人。

“真是太好了,王马酱。”

==================
感谢您的阅读!(´▽`)ノ♪

小总统和小侦探实在太好了!我的拙劣文字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狛日】日向创的超高校级告白

*《弹丸论破3希望篇》后发生的故事。

*治愈一下自己被v3捅得千疮百孔的心。

*神创一人论。

*心机boy创。

*ooc预警。

==================

狛枝凪斗靠在船头的栏杆上,抬头看向碧蓝如洗的苍穹。绝望时期血锈般赤红的天空就如此突兀地消逝不见,仿佛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所有人在烂俗的大团圆结局中沉醉,心怀希望,驶向未来。

但是啊,但是……

狛枝凪斗抬起自己的左手,机械造物在琉璃般纯澈的阳光下显得更加丑陋可怖。他拒绝了日向创给它覆上仿真皮肤的建议,而选择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不能忘记那个被人刻意忽视的真相——

——我们只是一群自欺欺人的绝望渣滓。

——不配享受这缕阳光,不配仰望这方天空,不配踏足这片海域,不配拥有这份自由,不配恬不知耻地与希望为伍、甚至谈笑风生。

“狛枝?”抬起的左手被一只温热的、完完全全属于人类的手握住,牵引着拉回身侧,再松开:“在想什么呢?”

能够不被自己发现而来到身边的,恐怕只有那位“超高校级的全能”同学了。

日向创走到狛枝凪斗右边,面向大海,抱臂撑在栏杆上。海风十分和煦,连他头上那根坚硬的呆毛都有了一丝柔软的弧度。狛枝凪斗侧过头来看他,竟感觉那只草黄色的右眸里盛满了阳光。

“大概又是些‘绝望’‘希望’什么的。”日向创好像并没有期待狛枝回答,自己接了话,“说起来,你最近安静得有些反常。”

“因为没料想到会有如此幸运的结局,我付出的不幸与之相比只是沧海一粟。也许会延期支付的巨大不幸,实在令我很苦恼。”狛枝凪斗回答道。

“你说的不对,狛枝。”日向创也侧过头,与他对视,“这个结局对你来说是不幸的。”那只独属于神座出流的绯红左眼,清晰地暴露在狛枝凪斗的视野之中,深深地刺痛着他的灵魂,“罪魁祸首心满意足地奔赴她期望已久的预订结局,党羽爪牙们逍遥自在四海遨游,未来机关与绝望残党狼狈为奸,希望只是一句虚无缥缈、荒诞可笑的口号——这难道就是你所谓的幸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狛枝凪斗笑得都弯下了腰,恶意如黑泥般溢出,语气扭曲而轻蔑:“预备学科你还真敢这么做呢,竟妄想说服我?”

“当然没打算说服你,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日向创尴尬地笑了,“看你最近挺沉闷的,想要搞什么事……不对、想要做什么事就放手去做吧。”反正区区收拾烂摊子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很抱歉,虽然预备学科的说话水平差劲到连我这个最无能、最下贱、最没有存在价值的人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但是我还是被说服了哦。”

“唉?”

“毕竟,我可是远超你想象地、毫无理由地、以固执到我自己都感到可怕的程度在信任着你啊 。”狛枝凪斗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极其普通的事,连脸上嘲弄的表情都没收起来。

“!”日向创被他直白大胆的话语惊到了,不过很快又释然,“我明白了。你全心全意地信任着希望,所以连我这个‘超高校级的人工希望’也顺带信任上了。”

“不,不是这样。”出乎日向创的意料,狛枝居然对此提出了反论,“我啊,只是单纯地、无条件地信任‘日向创’这个人哦。”

——相信你,相信你为我筑造的拙劣谎言,相信你终有一天可以打破束缚着我的名为‘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枷锁。

——相信那个有你的未来。

“这份信任还真是沉重啊。”日向创别过脸,假装在看海。

“所以说,为了不辜负我的这份信任,为了证实这的确是我迄今为止所遭遇的最大不幸。”狛枝凪斗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近乎海妖的呢喃,竟有一丝蛊惑的意味,“你将给我以何等幸运,作为我承受这份人类史上最大最恶不幸事件的奖励呢?”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日向创看向远处的海与天交界处那暧昧不清的线条,“不过,这种无理的要求还在我的预料范围之内。”

日向创离开了栏杆,走到狛枝凪斗面前,正对着他伸出了右手:“我不能给予你绝对的幸运,但我能给予你相对的不幸。

“和我交往吧,狛枝。

“这是我能给予你的最大不幸。”

狛枝凪斗忽然明白了一切。

“超高校级的全能”,在诞生的那一刻间就注定拥有“超高校级的绝望”。还有什么,比信任着“超高校级的绝望”还要令狛枝凪斗绝望的事呢?

——我深爱着你,深爱着你内心深处蛰伏着的绝望。

这真是不幸到令人绝望的事啊。这份巨大的不幸旷日持久地存在,狛枝凪斗的幸运将永远不会到临,紧随其后的其他不幸同样永远无法抵达。

眼泪无法抑制地流下,既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是重获新生的喜悦。狛枝凪斗忍不住发自内心地微笑,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他期待已久的绝望:

“我答应了哦,日向君。”

==================

感谢您的阅读!(´▽`)ノ♪

枝枝和创创实在太好了!我的拙劣文字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脑洞记录一

闪闪是时辰大儿子,中二死宅高中生,偶尔跟时辰修习魔术。
言峰璃正没有儿子,这个世界不存在麻婆,所以闪闪手上出现了令咒,后来召唤出了原版的麻婆(四、五战均已经历)。
因为闪闪有身为最古之王的记忆,所以他强烈反对时辰召唤吉尔伽美什的想法,于是好爸爸时辰改召唤拉美西斯二世。
……接下来就可以愉悦地all闪了!
其他细节嘛,比如樱有没有被送到间桐家之类的,我还没想好。
……所以只是个脑洞啊。
以及,我已经期待无限黑键制很久了!

闪闪真是对麻婆超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