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枝糖浆

【狗灯】青灯百恋语(三)

*我的傻儿子大天狗x我机智的儿媳青行灯

*没有其他副cp

==================

“崇德天皇殿下,您陷入迷障良久,该返回人世了。”这是大天狗醒来前在梦境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崇德天皇?梦境果然无逻辑可言,我怎么可能是崇德天皇。”虽然有传言说崇德天皇死后变成了了天狗,但大天狗对幼时还有不少印象,确信自己不是崇德天皇所化。

“此梦颇为蹊跷,青行灯是唯一的梦中人,她或许知道些什么。”大天狗心想。

大天狗找到青行灯时,她正飘在大天狗常坐的樱花树下,手上托着个金色的小东西。见到大天狗来了,便笑道:“大天狗大人,您怎么起得这么晚?晴明都砸完一局百鬼了。今天他运气格外地好,居然带了一片你的碎片回来。我见这碎片实在可爱,就讨过来自己玩了,希望你不要怪罪。”

青行灯手上的迷你大天狗感受到本体的气息,扑扇着翅膀准备靠近,但由于翅膀过于小巧玲珑又落回了青行灯的掌心。

大天狗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梦境中的自己。

“唔,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呢。”青行灯一边伸出一只手指揉着迷你大天狗摔疼的地方一边说。

“你昨晚也梦见了我吗?”大天狗问道。

“想必要让大天狗大人失望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不过,‘也’?大天狗大人是梦见了我吗?”青行灯安抚完掌中迷你大天狗后,抬头望向完整版的大天狗,“大妖怪的梦都是有意义的,梦中的你和我发生了什么事呢?说出来让我们探讨一下吧。”

是回答梦见了你见证少羽期我的一场笑话?还是回答梦见了你在寒风中消逝于我的怀中?大天狗陷入了两难抉择中,最终选择不发一言。

“大天狗大人好像不愿意告诉我呢,是不信任我吗?”青行灯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大天狗的眼神带了几丝揶揄,“不会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说给别人听的梦吧?对啊,这里好像没有四季之分,一直处在春天哦。有这种梦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毕竟是成年妖怪的正常需求嘛。”

“……够了!”大天狗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脸上染起一片薄红。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强硬反而有种恼羞成怒的意味,于是又补充道:“我所做的是两段梦,一段是我自己的过去,一段是你的过去。”

“梦到自己的过去倒也寻常,梦到我的过去就太说不通了。我与你素昧平生,这段所谓的‘我的记忆’,恐怕是大天狗大人白天听了一些有关我的传说,夜晚在脑海里演绎出来罢了。”青行灯说得似乎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是大天狗依然从她的神情中感受到了一丝凝重,“就让这个话题在这里打住吧。晴明好像要去打觉醒天雷鼓,大天狗大人,您作为本寮的最强战力应该去帮忙了。”

这明明白白是逐客令,大天狗感到很不舒服,但与完全不准备告诉他真相的青行灯继续周旋又毫无意义。他冷淡地向青行灯告了别,就去找晴明了。

青行灯看着大天狗渐行渐远,悠悠地叹了口气,低头继续逗弄着手中的迷你大天狗:“你是生气了吗?我知道你厌恶隐瞒和欺骗,如今我占了一样,事态继续恶化下去说不定还要占另一样,你会讨厌我吗?”然而迷你大天狗根本听不懂青行灯再说什么,他抱住了青行灯在他身上捣乱的手指,吧唧一口亲上了指尖。青行灯并没有被迷你大天狗的可爱动作安慰到,反而显得更加忧虑了:“唔,果然是这样。记忆已经消失了,本能却还记得吗?我应该高兴才对呀……”

青行灯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迷你小天狗正抱着青行灯的手指亲亲蹭蹭,却突然感觉到翅膀被水滴打到。他以为下雨了,慌张地抬头一看,却发现青行灯半阖上了双眼,脸上有一行泪痕。

=====

“马上就要见崇德上皇了,记得态度恭敬些!”一个男人领着青行灯走在看似华丽却在细节上透露着破败的宫殿内,严肃地警告着青行灯。

“啊,故事开始了吗?”青行灯打量了一下自己,是人类时的样子,岁数大概在十一二岁,于是明白了现在应该在“梦”中。

“你又在说一些奇怪的话了,那些人真不应该把你推荐给崇德上皇。”男子似乎对青行灯很不满,急忙忙地大步走着,青行灯需要一路小跑才赶上。

男子最终在一间带有宝石垂帘的内室门前停下,毕恭毕敬地说:“崇德上皇殿下,您要的人已经来了。”

“好,让她进来。”这分明是大天狗的声音,但又比阴阳寮里大天狗的声音更加成熟。

青行灯因为踩着木屐穿越了大半个宫殿而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有及时走进去,就被身后的男人一推,整个人穿过门帘倒在了地上。

“无需行此大礼。”门帘后高椅上坐着的大天狗淡淡地说,眼里带着审视,“你就是那个会讲许多怪谈的孩子?我最近对这些怪谈很感兴趣,你留下来给我解解闷吧。”

青行灯累坏了,索性就坐在地上打量着“大天狗”。她所认识的大天狗脸上永远带着一股独属于青年人的锐气,而这位看上去成熟多了,明明外表才三十多岁却带着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仿佛对世间万物都失去了兴趣。

青行灯在阴阳寮里吸收了不少大吉达摩的妖力后终于能在“梦”里保持记忆,她以为一切都在好转,或许能向天道搏一丝生机,却没想到“梦”中的大天狗居然没了记忆。

“这真是先给希望再给绝望啊。”青行灯喃喃道。

大天狗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突然神情灰暗了许多,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吓到了她。他望着青行灯有些苍白的小脸,心中微微一痛。于是鬼使神差地,他站了起来,走过去将青行灯抱进了怀里,然后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大天狗轻轻抚着青行灯莹白的头发问道。

“青行……我叫青行。”青行灯觉得自己的全名实在不像是人类会取的,于是截取了前两个字。她很快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大天狗的怀里,好像做过千百遍似的。

“那么,青行,向我讲述你的第一个故事吧。”大天狗的语气中含着一丝期待,犹如一滩死水的眼眸中久违地出现了波澜。

==================

感谢您的阅读(。・∀・)ノ゙ヾ(・ω・。)

下一章已经出炉~

PS:这章下半部分很丧的大天狗是崇德上皇,就是被他爹和他弟赶下台的崇德天皇。历史上这可怜娃倒台后非常热爱和歌,这里就魔改成了热爱怪谈。=v=

 
评论(2)
热度(12)
冷圈坑底挖矿的。=v=
AO3 id:kotominekirei
© 吉枝糖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