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枝糖浆

【狗灯】青灯百恋语(四)

*我的傻儿子大天狗x我机智的儿媳青行灯  

*没有其他副cp  

==================

青行灯向大天狗讲述的第一个故事是少羽大天狗的传记,她想试试看这样能不能使大天狗记起些什么。

“‘大妖怪的器量,并不是获得力量后俯瞰的风景,而是仰望风景的旅途中不顾一切的坚持。’这句话倒是不错。” 大天狗似乎没有忆起什么,只是客观地点评道,“不过,这不算是怪谈吧,倒像是坊间哄小孩子的睡前故事。”

青行灯并未气馁,又向他叙述了大天狗的传记。

“这个怎么比刚才那个还要差劲?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大义认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为主人,这真的是大妖怪会做出的事吗?”大天狗被这两个拙劣的怪谈逗笑了,显然没有意识到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本人。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捏了一下青行灯秀挺的鼻尖:“你才这点岁数,我不该对你期望太多的。”

青行灯扭过了头,体会到了之前少羽大天狗被她当做小孩子逗弄的羞愤之情。她又向大天狗讲了二口女、人面树、於菊虫等妖怪的怪谈,总算挽回了一点“青行灯”这种妖怪的尊严。

“这几个还有点像话。”大天狗认可了青行灯讲故事的能力,“你以后就在侧殿住下吧,最近外来人员出入频繁,你小心谨慎些,不要乱走动。”

接下来几日果然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进出,殿内处处可见披甲执锐的武将。青行灯觉得将要有大事发生,她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原来崇德上皇和后白河天皇即将开战。

青行灯并不记得历史上这件事发生的具体经过,只知道崇德上皇此战落败,后被流放,郁郁而终。虽然说大天狗死了之后他们就能逃脱这个“梦境”,但大天狗的灵魂也会受到一定伤害。于是,为了能在关键时候助他一臂之力扭转战局,青行灯整日缠着大天狗。

大天狗没想到本来对他极为冷淡的青行灯居然变得粘人了起来,每天像影子一样与他寸步不离。他的亲信重臣们则对青行灯颇有微词,鬼魅一般的白发青眼,再加上大天狗对她的无限制宠溺,连他人禀报军机都允许她旁听,很多人认为这个女孩是后白河天皇派来的妖怪,蛊惑了崇德天皇殿下。

“你是妖怪吗?”大天狗剥了一粒葡萄递给青行灯,随口问道。

“现在还不是,不过等我讲多了怪谈之后,可能就是了。”青行灯坐在椅子的把手上,光着的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大天狗的大腿,上身微微向前俯用嘴接住了葡萄。

“我不知道怪谈讲多了居然还会变成妖怪,又是你编的吧。”大天狗继续投喂青行灯,忍下青行灯的嘴唇无意触碰到他的指尖的那种酥麻感。他很喜欢这个孩子,不管是她讲述的怪谈异闻,还是她发出的童言童语,总是能让大天狗如枯木一般的心中长出希望的新枝,甚至开出花来。可是她太小了,好像晨雾中刚打苞的睡莲,而他已行将就木,只能贪婪地蹭她的生气苟活。

大天狗想,就算她是敌方派来的间谍,他也认栽了。他觉得之前青行灯讲的“大天狗”的传记并非完全难以理喻,大义也好,青行也好,有些事,有些人,就是你明知可能会赔上一切也要去争取的存在。

在开战双方僵持了几日后,大天狗决定夜袭后白河天皇。青行灯没有跟去,因为她已经布置好了一切,贸然前往就成了累赘。虽然青行灯现在只是凡人之躯,但是她本来就是通灵体质。前几日,她用妖怪的真名控制住了殿内的大部分妖怪,并且在大天狗会见各位将领的时候将妖怪偷偷地放在了他们身上。这样,妖力就会渐渐强化他们的身躯,并且在遭遇敌人的时候会放出瘴气使敌人神志受损。

大天狗发现此战顺利地超乎他的想象,敌军不堪一击,友军如狼似虎。很快,大天狗俘虏了后白河天皇,感觉长年压抑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他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意气风发的神情,也头一次意识到自己还有足够时间等待青行灯长大。

忽然,北面火光冲天而起,一宫人快马加鞭来报:“鸟羽北殿走水了!”

后白河天皇愤愤道:“我原本也计划今夜夜袭,所以命人纵火烧你宫殿。哪想到你速度竟如此之快,有如神助!”

大天狗根本没关注后白河天皇的懊恼,他意识到青行灯还在宫殿内,立即翻身上马,急急赶到了火灾现场。

“青行出来了吗?”大天狗抓住一个救火的宫人问道。

“应该没有……”宫人回答道。

大天狗马上拿起一桶水从头上浇下就冲进了火场,里面一片狼藉,烟熏火燎。他不顾双手被灼烧的痛楚,将青行灯所在偏殿倒下的门梁移开,终于在角落里搜寻到了她的身影。

“你这是何必呢……”青行灯没想到他会回来,身为凡人的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我还想继续听你的怪谈。”大天狗说完这句话后有点儿恍惚,好像他在哪里说过类似的话一样。他回过神,用潮湿的外衣裹住青行灯,抱着她准备离开。

然而此时一根巨大的房梁突然落下,挡住了他们离开的路。大天狗环顾四周,他们已经被火海保围,进退不得。大天狗感受到火舌灼烧着肌肤,忍不住将青行灯往怀里藏得更深了一点,像是要把她的血肉融进身体里。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青行灯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凤凰林的那片寒风凛冽的迷障中,这个人的拥抱又一次将一切艰难险阻阻隔在外。她想,自己必须得做出一些决定了。

“当然。”大天狗应道,尽管他已经派人将青行灯的一切事迹都调查了一番,他还是很想听青行灯讲讲她自己。

“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青行灯的声音变得缥缈不定,大天狗发现,她讲得就是那个“怪谈讲多了会变成妖怪”的故事。

啊,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大天狗轻笑一声。

“……我收获了许多怪谈,自己却变成了潜伏在黑暗中的妖怪,这就是‘青行灯’的怪谈。”青行灯说完自己传记的最后一段,轻松挣脱了大天狗的怀抱,漂浮在空中。无数幽蝶化作一盏巨大的油纸灯,青行灯坐了上去,身躯拔长,稚嫩的容貌也逐渐成熟。

大天狗看着明显是妖怪的青行灯,却并不感到害怕,只是有点失落:“我本想陪着你慢慢长大的。”

青行灯优雅地白了大天狗一眼,没想到这个“梦”里的大天狗还是个养成控。她凑近大天狗,用袖子抹掉了大天狗脸上的灰烬,勾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大天狗幻想过无数次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场景,有花前月下情难自已的,有海誓山盟水到渠成的,更多的是青行灯身着白无垢,他揭下她的罩帽,在眉心印下一个隐忍虔诚的吻。却从没想到在熯天炽地中,仿若神明的青行灯主动赐下恩泽。他伸手环住青行灯的脖颈,无师自通地撬开了她的唇齿,好像久旱逢甘霖一样,掠夺着青行灯口中的津液。

青行灯的嘴都被吮吸得麻木了,大天狗才放开了她。青行灯笑看因为缺氧而涨红了脸的大天狗,头一次对自己是妖怪这件事感到满意,因为她不需要呼吸。

“崇德上皇殿下,我已为您扫清了道路,请您离开吧。”青行灯用手指指向了出路,那里的火焰与障碍已经被吸魂灯吸走。

“那你呢?”大天狗急促地呼吸着,抓住了青行灯的衣袖。

“啊呀呀,您没有仔细听我的故事呢。”青行灯叹了口气,“我是黑暗中游荡的妖怪,这几天能与你一起日光下行走,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很抱歉不能再给你讲怪谈了,给你一本别的故事集解解闷吧。”

大天狗接过青行灯递过来的册子,青行灯的身躯立刻化作一缕白烟消失不见。他伸手抓住白烟,却只有风从指缝穿过。

我以为神明终垂青于我,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吗?

大天狗打开了青行灯留给他的那本故事集,“青灯百恋语”五个字让他感到甜蜜又痛苦。说是百恋语,但里面其实只有九十九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大天狗和青行灯。

“她那么喜欢那个叫大天狗的妖怪吗?怪不得给我讲的第一和第二个怪谈都是关于大天狗的。”大天狗心里一阵酸涩,虽然读这些故事时他隐隐约约有种熟悉感,好像这些故事他全都经历过一样,但他依然没有把他就是大天狗这个可能性放在心上,反而以为青行灯是在含蓄地拒绝他。

“不过,那个吻是什么意思呢?”大天狗百思不得其解,恨自己没能抓住青行灯化作的白烟问个清楚,“如果我能掌控风就好了,这样,她就无法不告而别了。”

大天狗这样想着,突然惊诧地发现背后多了一双翅膀。他试着扇动了一下,周身无数羽刃旋涡涌动出来,撕裂了时空。

梦境由此破碎。

==================

感谢您的阅读(๑•̀ㅂ•́)و✧

下一章已经出炉~

 
评论(3)
热度(10)
冷圈坑底挖矿的。=v=
AO3 id:kotominekirei
© 吉枝糖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