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枝糖浆

过激性杂食,吃拆不吃逆。
==========
弹丸论破:王马小吉极左
文豪野犬:芥川龙之介极右
fate:吉尔伽美什极右
MHA:爆豪胜己极右,绿谷出久极左
==========
上面没有的不是我不萌,而是我左右都可以吃
=v=
很想产粮然而太懒……

【吉最】谎言与玩偶

*观v3后的自我治愈之作,无刀,俩心机boy超高校级的双向暗恋故事。

*含凡阴。

*私设:包括但不限于死亡红鲑团。

*与《谎言与玩偶》歌曲、舞蹈无关,借用标题。

*ooc预警。

==================

“唔噗……唔噗噗噗噗噗……

“哎呀……虽然说出来挺不符合我的本意的,而且这种话也实在很羞耻……

“把你们聚集在才囚学院,我的目的啊,是要你们相亲相爱哦!

“请挑一个喜欢的方式,选一个喜欢的对象,在接下来的十天内使出浑身解数攻略Ta,让Ta深深地爱上你吧!

“当然,你若是想要开后宫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十天过后,没人爱的孩子,可是会被【处刑】的哦!

“就是那个你们所有人都熟悉并期待已久的【处刑】,这是可是我不断争取后大家才同意给你们的一点小小补偿。

“努力成为被所有人讨厌的人吧!”

===

——说实话,我对那个【处刑】还挺在意的。

——那么,要尝试一下吗?

===

“最原酱,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早饭过后,王马小吉神神秘秘地将最原终一拉到自己房间里,一关上房门就兴奋地宣布道。

“唉,是这样的吗?”最原终一尽管知道这一句话一定是谎言,却不知为何有点儿微妙的期待。

“嗯,没错,我最喜欢最原酱啦!”王马小吉拉住最原终一的手,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房间内树立起的白板前,指着上面的涂鸦说:“你看,你的头像被我画在了最中间,旁边还画了许多小心心呢!”

“……”他是要把这个作为言弹来赞成他自己的谎言吗?

王马小吉没有在意最原终一的沉默,依然兴高采烈地向最原终一介绍起房间里的其他东西:

“看我的床上,那是最原酱的等身抱枕哦!”

“……”哪来的?

“堆在那里的箱子里,全是我收集的最原酱的贴身衣物!”

“……”不会是真的吧?

“垃圾桶里的纸团,包裹着的是我思慕最原酱而留下的纯白眼泪!”

“王马君,请不要模仿入间同学!”

…………

'“综上所述,我最喜欢最原酱了!”王马小吉伸出一根手指放在面前,郑重其事地宣布到,“所以,最原酱,无论如何也要喜欢上我哦!”

“王马君,不要自欺欺人了。”最原终一很无奈地说,“而且,这两件事,并不能构成因果关系吧。”

“最原酱,你……”王马小吉露出受伤的表情,然后突然开始嚎啕大哭,“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最讨厌最原酱了!”

“王马君……”

“哼,这样哭出来我被暗恋对象拒绝而变得支离破碎的心才稍稍好过了一点。”

“……”

“呐,最原酱,如果你不答应的话……”王马小吉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我也许会死掉哦。不是夸张,是真正地从心到身都在精神和物理层面消失不见。

“你看,像我这种骗子,怎么会有别人喜欢呢?

“我不觉得黑白熊所说的【处刑】只是个玩笑,时间一到,没人爱的我就只好带着对最原酱的无尽爱意凄凄惨惨地死掉了——当然这也算是个不无聊的结局了。

“呐,最原酱,答应我吧。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善良的人,不是吗?”

“但是……”

“嘘,我也知道啊。”王马小吉将食指抵在最原终一的唇上,“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结局如何?最原酱,动用你‘超高校级的侦探’的才能,努力挖掘我身上能让你陷入疯狂爱恋的地方,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吧?”

——的确如此。

最原终一后退一步,避开王马小吉的手指,“我答应了,王马君。”

“不要说的那么勉强,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又不是我逼你的。也许事实正好相反,要不是最原酱寡廉鲜耻地哭着请求和我交往,我也不会义薄云天地同意这种损己利人的事。”王马小吉收回了手,略带遗憾地说。

“这大概是王马君的脑内妄想吧?”最原终一毫不留情地点出了真相。

“呢嘻嘻,谁知道呢。反正我呀,真是最不擅长拒绝最原酱的请求了。”

“应该反过来说才对吧……”

“好啦好啦,最原酱不要害羞啦,赶紧回去庆祝一番,”王马小吉像是怕最原终一反悔一样,把他推搡出了房间,“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和超高校级的总统拥有令人脸红心跳的超友谊关系啊!”

——我果然还是很不了解王马君。

——那么王马君,对我又有多少了解呢?

===

约定好的十天过去了,大家又一次聚集在体育馆内。黑白熊坐在体育馆的演讲台上,一脸失落地宣布到,“很遗憾地告诉你们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有一个人,没有获得毕业的资格。太可怜了,居然真的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爱他啊!”黑白熊说着说着就拿出了一张手帕假装在擦眼泪。

“嘛,不用猜了,肯定是最原酱哦!”王马小吉双手背在脑后,一脸笃定地说。

“王马同学,你和最原同学不是情侣吗?”Kibo非常疑惑地问道。

“机器人果然只是机器人啊,再怎么样也完全无法理解人的思维。”王马小吉摊开了一只手一脸嫌弃地说道,“就是因为是情侣,最原酱才被我缠得没有时间去刷别人的好感度。而我作为他唯一一个可攻略的人物,只不过单纯地在玩弄他的感情以取乐而已。嗯,这果然是邪恶的总统王马小吉会干出来的事!”

“你这混蛋……”春川魔姬身后已经出现了一大片黑雾,好像下一秒就会行动起来把王马小吉变成葡萄芬达味的小吉酱。

“呜啊,好可怕!”王马小吉躲到了从刚才开始就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的最原终一身后,“最原酱,快原谅我吧,否则我就要真的被杀死了!”

——这本是一场按部就班的无聊戏剧,但是似乎出现了变数。

——对此惊讶吗?

——对此恼怒吗?

——对此……喜悦吗?

——不对,变数是在一开始就存在的。

“我不会怪你的,王马君。”最原终一终于开口,“本来,你就没有做错什么。”

“咦?男死之间也有这种八点档电视味的感情吗?”

“神告诉安吉,最原君已经有了当下一任圣母的潜质了。”

王马小吉从背后环抱住最原终一,头埋在他的后背中,声音闷闷的,“果然,最原酱最喜欢我了!”

最原终一侧过头,看着王马小吉翘起的紫色发梢,轻声说道:“王马君,请告诉我,你是谁吧。”

“呐,我是王马小吉。”王马小吉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最原终一熟悉的微笑,“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哦!”

最原终一很认真地注视着王马小吉的眼睛,好像第一天发现那双紫眸是如此的清亮。过了许久,他才转头望向演讲台上被众人遗忘的可怜校长,冷静地说:“黑白熊,你可以继续了。”

“终一,你……”百田解斗欲言又止。

“没有关系,我不会有事的。”最原终一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而且,没有人会出事。”

“包括我吗?”王马小吉很少见地严肃起来,他松开环抱住最原终一的手,走到了最原终一的身侧,望向黑白熊,似乎透过它在看一些别的东西,“我可是最怕死的,无论如何也不想死掉!”

“……对不起。”

“我不会怪你的,最原酱。本来,就是我自愿的。”

“……”

“喂,够了吧?你们要把我无视到什么时候!”黑白熊发火了,举起双手大喊,“我宣布,没能毕业的人——

“——就是本校长啦!”

“唉?”

“切……”

“呢嘻嘻,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呢!”

“不过,黑白熊你不能算人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黑白熊不知到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扇子,悠闲地扇着风,“校长真是个苦差事!永远也毕不了业!永远也退不了休!就算被人骂过气也要忍着眼泪做下去!好不容易给心爱的学生们准备了一份礼物,却没有人想要——”

“谁会想要被【处刑】啊!”

“——还真有人想要哦,可惜找的队友完全不可靠,连自己的感情都管不住,真是太差劲了!”黑白熊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等你们出去后,肯定会后悔没有把握住获得这件礼物的机会。”

“毕竟,这才是你们来到才囚学院的真正目的嘛!”

===

“'最原君,这次没有完成你的心愿,真的很抱歉。”

“……”

“下次,我们再一起报名《弹丸论破54》吧!”

“……”

“最原君?”

“……你是谁?”

““我是王马小吉啊。”

“……”

“也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哦!”

“……”

“……”

“真是太好了,王马君。”

===

弹丸论破的故事还在继续。

但是他们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银幕中。

===

The End

ps:结尾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再参加弹丸论破系列节目,不是死了啊!ヘ(;´Д`ヘ)

===

【Before Story】

“最原君……这东西真的有效吗?”

“你是在质疑我吗,小吉酱?连第二人格都是以我为原型设计的、疯狂地迷恋着我的你,也学会质疑我了吗?”

“……”你的第二人格也是以我为原型设计的啊。

“等到节目组开始洗去我们记忆的时候它的作用就会出现了。虽然不一定能保留记忆,但是人格融合还是没有问题的。”

“最原君真了不起呢,这种东西都能发明出来。”

“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们没有被选中参加《弹丸论破53》,只能去这种打着弹丸论破旗号的无聊恋爱节目。”

“……”

“不过,幸好这一期把处刑当做奖励,真是太美妙了!节目开始后,小吉酱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阻止别人喜欢上我哦!”

“当然了。”我也会用尽一切办法阻止我自己,哪怕是自欺欺人。

“真是太好了,王马酱。”

==================
感谢您的阅读!(´▽`)ノ♪

小总统和小侦探实在太好了!我的拙劣文字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评论(8)

热度(57)